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预防天地

关于“苍蝇式腐败”、“雁过拔毛”等现象调查分析

 日期:2017-02-06 浏览量:  加入收藏

     近年来,涉农领域职务犯罪呈易发多发的态势,“苍蝇式腐败”、“雁过拔毛”、“蚁贪”等现象层出不穷,并且多发生于“天高皇帝远”的乡镇、村级。腐败官员头衔虽小,却他们跟百姓离得最近,直接侵害了百姓的利益,直接影响到地方政府的形象。百姓“伤不起”,政府也“伤不起”。2015年10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向广西反馈巡视情况:在广西,“苍蝇式”腐败问题日益凸显。针对这一现象,右江区检察院从“苍蝇式腐败”、“雁过拔毛”、“蚁贪”等职务犯罪的变化趋势、作案手段、发案环节、发案原因进行调查分析,探析预防对策。 

  一、右江区检察院近年来查处“苍蝇式”、“雁过拔毛”等腐败案件情况 

  (一)2013年以来,右江区检察院深入查办发生在群众身边、损害群众利益的职务犯罪,共查办职务犯罪案件39件45人,其中涉农资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4件15人。分别查处了覃某贪污村民低保补助案件,其利用协助政府部门办理村民低保的职务便利,私自领取4户低保户的低保金21715元用于个人开支。卢某、谭某、黄某利用职务便利贪污或骗取危房改造案件,谭某在负责危房改造项目过程中,不但侵吞危房改造户补助18000元,还收受危房改造户给予的“辛苦费”共计21800万元。还有李某、黄大某、龙某等三人套取财政专项支农资金16笔共计316655元并截留下来,在发放支农肥料时向农户非法收取“手续费”170000等,设置帐外帐,进行贪污和私分。龙某在负责联系购买复混肥作为支农物资发放给农户时,将购买的部分复混肥转卖,所得105600元归于个人使用。 

  (二)这些案件涉及到农民切身利益的粮食补贴、退耕还林款、计划生育、拆迁补偿、危房改造、农村低保等资金以及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资金等问题,这些腐败因素的存在,严重影响基层干群关系,削弱了基层政权组织的职能作用,还是越级上访、进京上访乃至暴力事件等情况的导火索,不仅影响恶劣,也破坏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如阳圩百色水利枢纽淹没征地集体补偿费分发问题曾引发群体性上访事件。阳圩屯使用集体资金有违规现象,部分组干违反水库移民资金管理使用规定,未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群众集体讨论通过、上墙公示等移民资金使用程序,擅自支取240余万元集体淹没补偿费分给园地、林地经营(管护)人,引起了该屯群众的强烈不满,80多名群众聚集到政府上访,影响了库区社会稳定。 

  二、“苍蝇式”、“雁过拔毛”等职务犯罪特点分析 

  (一)索贿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犯罪占的比率比较高。这类对象主要为一些领导干部和重要部门、关键岗位负责人和具体经办人员,虽然违纪违法者职务低,违纪金额一般也不是太大,与查处的位高权重的高级领导干部不属同一档次,但由于处在基层,造成的危害却十分严重。 

  (二)以职谋利、以权谋私型。一是利用权力谋取私利或向亲友输送利益,如一些领导干部为本人或亲友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等。“苍蝇式”腐败与社会习俗、人情交往、民间规则交织在一起,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三是利用职务之便骗取、贪污各种惠民资金。如一些乡村干部在落实惠农政策时,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熟悉”政策的优势,办事不公、弄虚作假,随意处置集体土地、截留惠民资金,挪用侵占、骗取惠农资金。有的基层干部权力过于集中,在民生资金申请、审核、发放等环节上重亲厚友。不少村干部在村“两委”中任职多年,特别是成为主要负责人后,话语权较大,缺少监督,出现“家庭式”村委,利用手中权力照顾亲属,大搞“人情保”“关系保”。如陆某文滥用职权一案,陆某文原系右江区移民局纪检组长。2010年,右江区百达村民小组与陆某忠签订合作开发林业项目合同,开发该小组2000亩土地种植竹子,已享受退耕还林补助62万余元。2012年,陆某文告知其兄陆某忠,可以把其种植的2000亩竹子再申报水库移民补助。根据陆某文授意,陆某忠成立百达农林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用2000亩竹子向右江区移民局申报项目补助。在没有进行新种或扩种的情况下,通过陆某文的操作,将该公司竹子种植列入水库移民增收试点项目,于2013至2014年领到移民补助款75万元,致使国家资金遭受重大损失。 

  (三)作案持续时间长,次数多。“苍蝇式腐败”、“蚁贪”等类职务犯罪的作案周期往往较长,一般潜伏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里,用相同的手段多次实施犯罪行为。虽然单笔受贿数额较小,但受贿次数多。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虽然一些小科员、小出纳员、农村、社区“两委”等是小小“芝麻官”,但是他们具有经手财务的便利条件,或者负责财务报销工作,或者承担上交款项之责,手中权力的“含金量”不小,身份普通,却在同一岗位上工作时间较长,缺少制度约束,没有群众监督,容易因不被关注而脱离监管,有实施犯罪行为的可乘之机。于是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周期里,凭借“蚂蚁搬家式”的隐蔽作案手段,一点一滴地多次实施贪污贿赂,直至案发。这样的腐败行为,“循序渐进”,“悄无声息”,容易被人忽视和遗忘。但是,积少成多,不知不觉就会案值惊人,造成巨大损失,最终受害的还是党和人民的利益。而且,积少成多,积沙成塔,“苍蝇”、“蚂蚁”也有可能转化为“老虎”可能,导致严重危险。 

  (四)具有隐蔽性,识别处理难。由于受传统积习的深远影响,人们对“苍蝇”式腐败往往习以为常,见惯不怪,手握小权的基层人员往往凭借自身工作上的便利,对服务对象吃拿卡要,沾点小便宜、捞点小外快,一些农村干部把索贿看作理所当然,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发放到户后,村干部索取“好处费”或“感谢费”、“跑腿费”。“苍蝇”式腐败在各种“工作需要”、“情有可原”的借口和既得利益的笼罩下,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大多涉案人员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腐败时间跨度长,连续作案次数多,问题累积起来酿成大错,由“苍蝇”变成了“老虎”。 

  (五)作案方式相对简单直接,最常见的有虚报冒领和私扣截留。虚报冒领一般采取的手段有三种,一是在公务报销中采取修改报销单据、添加发票或修改工资表等原始凭证的方式侵吞公款;二是采取仿冒主管领导签字或伪造他人名章、假冒他人签名的方式冒领公款;三是采取编造虚假事实、虚增支付费用等方法支出公款等。私扣截留一般采取的手段有两种,即使用单位现金支票提取现金不入账、隐瞒不报而侵吞单位财物;采取篡改收据底联平账及开具白条等手段私自截留应上交的现金收入。以农村危房改造资金为例,从发案特点看,有的是帮助不符合条件的户骗取危房改造资金,给农户一小部分,自己贪污大部分;有的是利用危房改造户不清楚补助政策的空子,从中截留贪污;有的在帮助村民申报危房改造补助款后借机索贿,有的基层组织人员擅自为危改户建立存折,将本该给予补助户的款项截留。 

  (六)造成的社会影响恶劣。从案件查处情况看,这一类腐败虽然数额相对不高,但直接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影响了国家惠民资金政策的落到实处,并影响到广大群众对反腐倡廉建设的感受。农村危房改造资金虽然数额不过几千元或几万元,但是面向低收入群体的“保命钱”,一旦被挪用侵占,造成的社会危害和负面反响极大。 

  三、“苍蝇式”、“雁过拔毛”等职务犯罪原因分析 

  (一)犯罪主体法律意识淡薄,自身素质相对低。少数基层干部自身素质比较低。不少村干部,社会威望较高但文化水平却相对较低,对违法、犯罪认识不清,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可能带来的法律后果,缺乏农民群众观念,往往将权力视为自己谋生的一个条件,公款挪为己用居然“天经地义”,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一旦有机会,就铤而走险,利用职务便利,攫取公共财产。 

  (二)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变化。随着市场经济的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推进,基层干部的工资收入不断提升,但与其他行业相比,他们的工资水平却偏低。基层干部收入偏低,严重地挫伤了其工作热情与积极性,低收入、高工作量、高素质的要求,在面对经济利益的诱惑时,腐败也就成了一种可行的选择。再加上基层工作人员的工资收入比较低,有些乡镇财政吃紧,十分窘迫。工资七折八扣,养家糊口,难以为继,经济收入与消费支出形成的强烈反差,基层的干部容易产生产生不平衡心态,在思想上萌生权钱交易的念头,进而通过种种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 

  (三)财务管理混乱,缺乏有效监管。村级财务制度不规范,会计出纳不分家,帐钱权一人独揽,权力高度集中,收支随便,监督制约机制不健全,财务从不向群众公开,财务管理严重失控,本是村长主管财经的,却变成了村支部书记主抓财经,一人说了算。另一方面基层财会制度不健全,或者虽有健全的财会制度,但实际并未遵照执行。加上基层干部变动频繁,账目交接不清,谁当干部谁管钱,账目设置不够规范,财务审批不够严格,村干部权力过于集中,所有支出全凭一人说了算,“白条”自批自支现象在村级财务管理中较为常见,制支出单据入帐现象严重,村务透明度不高。 

  (四)地方监管体制不健全。一方面,惠农政策政出多门,涉农资金由多个部门负责,各部门形成相对封闭的运行系统,相互通气、配合不够;另一方面,涉农资金的申报、批准、拨付乃至验收、监管大多由一个部门负责,造成权力高度集中,给侵占、挪用等行为留下了可行空间。同时,涉农资金发放、审核等涉及中央、省、市、县、乡镇多个层级,战线长、范围广、环节多,各层级以书面审查为主,容易出现监管缺位。如农村危房改造资金的大规模拨付,因为这项资金设立不久,虽然上级制定了配套的管理办法,县区也对相关环节进行了规范,但因为危房改造涉及申报、拨付、建设、验收等多个环节,牵涉农户较多,加上刚刚开始,缺乏监管经验,使此项资金成了很多乡村干部盯上的“唐僧肉”。 

  (五)政策宣传不到位,村务公开流于形式,民主监督形同虚设。惠民政策及各项措施如何落实到位,变成群众“口袋里”的实惠,这是老百姓最关心的。如果总是“政策行在路上”,基层党员干部对上级精神把握不透、对政策领会不深,在制定实施办法上浮光掠影,就很有可能会造成政策执行走样、变味,小则耽误群众,大则影响社会。各项政策在农村基层的宣传和实施过程中,有些地方很难落到实处。大多数乡村干部对专项惠民资金的宣传不深入,使群众对享受资金补助的条件、程序、监督等不了解,给基层干部人为操纵实施过程从中渔利创造了条件。不少农村的村务公开特别是财务公开流于形式,有的虽然实行了财务公开,但敷衍了事,项目不齐全、内容不具体、财务公开时间随意。有的村干部为了达到谋取私利的目的,对上级政府的精神和优惠政策不做宣传,自己却暗箱操作。加之各项惠农政策种类繁多,主管单位和部门不一,分期分批到位、周期长,无法将监督情况向村民代表大会和主管部门反馈,致使民主监督形同虚设。 

  四、对策和建议 

  (一)落实岗位轮换制度,在防止用人失察,杜绝人事工作中的不正之风的同时,应当建立重要岗位轮换、交流制度,对在主管预算、会计、出纳等重要岗位上工作的人要定期或不定期的轮换和交流,从而有效防止小官们在职权范围内为所欲为。对农村基层组织及村干部,在选举、任命、履职、离任等各个重要环节,实行全程跟踪监督。特别是,尽快完善相关立法,将村干部纳入重大事项申报制度进行管理,构建起“小村官大监管”体系,防范“苍蝇式”腐败案件发生。 

  (二)完善涉农资金管理体制。一是加大对地方财政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力度,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严格控制涉农转移支付项目和资金规模,增强地方财政的统筹能力。对出台的专项扶持资金,事前都要严格进行制度廉洁性评估,多方征求意见,特别是征求县乡基层的意见,堵塞可能存在的制度漏洞。二是健全财务管理制度,加强财务管理。要建立健全相关的财务管理制度,做到有章可循。对违反财务制度的现象要予以严厉制裁,杜决违反财务制度的情况发生。三是管好财经制约和监督村干部权力的行使,遏制村干部职务犯罪。实行“村财乡管”制度就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村财乡管”就是将各村的财务账册及凭证交乡镇政府成立的专门机构管理,每月在规定的时间里,由各村上报本月内的财务收支凭证,再由乡镇专门机构审核、处理。这种制度可以制止“白条”入账等违反财经纪律的支出,减少公款吃喝,从而改变村级财务管理的混乱局面。 

  (三)积极推行村级事务公开。一是经常性的开展涉及民生领域的专项治理工作,按照“管项目就要管资金管使用”原则,各民生资金管理部门要切实担起责任,加强监管,确保民生资金用在实处,从根本上消除滥用权力的权限,压缩“苍蝇”式腐败的生存空间。二是加强对村级财务的日常监督。建立村级财务稽审制度,对离任、换届的村主要干部要及时进行责任专项审计,对因财务问题群众意见反映强烈的村要及时进行调查。三是充分发挥村民理财小组的职能,认真审查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财务收支及制度执行情况,监督集体资产、资源的使用、承包及经营情况,定期公开村级财务,对群众关心的涉农资金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农村三资”管理和处置等重大财务活动或事项,及时逐项逐笔公开,接受全体村民的监督。 

  (四)整治不良风气,铲除“苍蝇”式腐败的文化土壤;加强思想教育,筑牢思想道德防线。结合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狠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积极探索廉政教育的形式、方法,通过召开农村干部违法违纪行为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会,讲廉政党课、开展警示教育活动、以案说法等方式,通过常态化、经常化的廉政教育,使廉政思想真正入脑、入心,帮助基层党员干部增强抵御风险和拒腐防变的能力,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环境,铲除“苍蝇”式腐败的文化和社会土壤。 

  (五)加大涉农职务犯罪案件查处力度,遏制“苍蝇”式腐败的蔓延势头。把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作为查办案件的重点内容,对涉及群众利益的腐败行为,坚持有案必查,有犯必究,通过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典型案件,起到震摄和教育作用。对发生在低保、养老、扶贫、救灾救助等领域的截留、挤占、挪用资金以及套取骗取资金、贪污私分资金、优亲厚友等问题,坚持露头就打,以查促防。检察机关与纪委、公安、农林畜牧、民政等部门形成合力,畅通信访渠道。公开接访部门、接访场所、接访人员、接访人员、接访电话,引导群众通过正当途径信访。对群众反映的信访问题认真调查,及时处理。加强对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集体村留地开发与出租、城市拆迁改造、村、社“三资”管理、惠农补贴、扶贫救济和低保资金管理等民生领域的监督检查,严肃查处各类顶风违纪行为,重点查处异化变形的作风问题。此外,要提高腐败成本,对危害集体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要让其在政治上身败名裂,在经济上从重处罚,使其不能贪,不敢贪,让健康向上、勤政廉洁的风气蔚然成风。 

                       (李岩 黄曼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