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实务调研

我院关于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的调查分析

 日期:2014-11-07 浏览量:  加入收藏

  作者:黄曼丽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出台,国家对三农的财政投入越来越多,涉农职务犯罪呈日益增多之势。在国家的巨额资金投向广大农村的同时,涉农职务犯罪行为也在不断滋生、蔓延,呈日益增多之势,使各项支农惠农政策不能落实到位,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农村经济的发展。打击此类犯罪成为摆在各级检察机关面前的迫切问题。右江区检察院结合近年来查办的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案件,对当前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原因进行调查和分析。

一、涉农惠民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出台,国家对三农的财政投入越来越多,涉农职务犯罪呈日益增多之势。在国家的巨额资金投向广大农村的同时,涉农职务犯罪行为也在不断滋生、蔓延,呈日益增多之势,使各项支农惠农政策不能落实到位,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农村经济的发展。打击此类犯罪成为摆在各级检察机关面前的迫切问题。右江区检察院结合近年来查办的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案件,对当前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原因进行调查和分析。

一、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查处情况

2009年以来,右江区检察院共立案查处职务犯罪案件4352人,其中涉农惠民案件1318人,占立案件数的30.23%,占立案人数的34.62%

二、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

从我院实际查办的案件看,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案件主要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涉案人员的职务级别较高。新农村建设的对象虽然在农村,但大量建设资金的掌控、调配,规划方案的批准与落实等等,均由级别较高的相关部门的领导直接决策,腐败的发生也往往发生在决策者身上。在我院查处的案件中,涉案正科级干部2人,2人均为单位主要领导。

(二)案值较大。由于涉农惠民领域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涉及的资金大、范围广,案件一旦发生,案值也往往高于一般的同类案件。在我院查办的案件中,涉案金额60余万元。如县农机局局长陈某某贪污16万余元大案,某村民委组长胡某挪用征地补偿款31万余元大案。

三)犯罪款项来源涉及部门广。国家对“三农”的投入是多方面的,关系到民生的各个方面的全方位投资,因此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落实也涉及不同的行业和部门,主要包括移民征地补偿款、农机补贴补偿款等。

(四)从犯罪类型上看,贪污案件占比重较高。贪污和挪用公款犯罪是出现较多的涉农职务犯罪案件的主要犯罪类型。

)犯罪手段较为单一。涉案人员多利用职务便利,有权就用、能贪就贪、能占就占,作案手段单一。大多数涉案人员都采用虚报冒领、打白条、用虚假发票冲账、直接挪用等犯罪手段贪污、挪用公款。如陆某等人贪污一案,涉案的7人均为农村基层组织人员,组长起主要作用,与该组出纳、会计、理财小组组长等成员互相勾结,联合作案,骗取征地补偿款。20083月,百色市政府因市政建设需要进行右江区桂林街延长线改造工程项目工作,征用到百城街道办事处利元村四组部分村民的住宅地和该组的部分集体用地,百色市国土资源局与利元村四组签订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协议,征收土地补偿费共计115541元。签订协议后,该组组长陆某等人认为征收用地困难,要求政府多给予一定的补偿。经多次协商,政府同意追加补偿21万元,随后21万元被拨付到该组帐户上。陆某等人合谋私分,私自以“发放右江区政府征地误工补助费及奖金”的名义将21万元私分,每人分得3万元。

(六)社会危害性大。涉农职务犯罪分子以权谋私,不仅危害了一方农民农村的利益,而且败坏了党风党纪,破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威信,破坏了干群关系。如处置不当,极易引发不和谐因素,引起群众集体上访,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三、涉农职务犯罪原因分析

(一)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监督。随着新农村建设力度不断加大,国家各项惠民政策不断增多,农村基层组织人员既是涉农事务的管理者,又是经济活动的具体参与人,权力过分集中。一是基层组织自身监督流于形式。农村基层干部之间分工不清,职责不明,财务公开制度得不到落实,造成人权、财权、物权和事权主要集中在相关负责人手中。二是乡、镇一级监督不力,制约机制缺失。乡、镇、社区等机关有些干部作风不深入、不扎实,对村级组织、基层干部的监督流于形式。

(二)财务管理不规范,监督制约机制不到位。一是财务制度不健全,没有建立健全财务收支审批和经办制度。有的村支书或主任既是财务审批人,又是经费开支人,随意开支公款;有的村干部管钱又用钱,会计无法独立行使职权,不能发挥财务监督作用;有的财务人员素质不高,不坚持原则,惟命是从,甚至与村干部同流合污。二是村务公开不到位,在执行政务、村务、财务公开活动中,有的村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虽然设置了“公示墙”、“公示牌”等,但公开的内容不多,存在表面的现象。三是账目审查力度不到位。有的部门对农村账目审查局限于年终象征性的对账,发现问题也不及时纠正,对一些村,甚至几年不去审查账目,使部分村成为被监督的真空地带,助长了村干部违法犯罪的侥幸心理。一些村干部收取的公款长期不交财务,自收自支,利用白条和虚假发票冲账、隐瞒收入等手段进行贪污、挪用公款。

(三)惠农资金监管机制不健全,透明度不高。涉农项目分块管理,主管部门沟通不足,整体协调不够,部分涉农惠民工程运作不规范,有些分村社惠民工程应当招投标而未招投标,名义管理权在上级部门,实际上村社集建设、发包、监管于一身,加之工程监理、审计监督等机制不到位,导致村社管理人员虚增惠民工程量,套取国家惠民资金,也为权力寻租提供了暗箱操作的空间。

(四)农村基层组织人员法治意识淡薄、文化素质不高。农村基层组织人员普遍存在着法制意识淡薄、政治觉悟低和文化程度低的现象。我们在办案中发现,绝大多数村基层组织人员只有初中文化或小学文化,甚至还有文盲,文化水平普遍偏低。农村基层组织干部文化素质低且忽视学习和教育的情况普遍存在,他们缺乏党性意识、宗旨意识、法律意识。其次,一些村书记、主任本身就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当选,上任的初衷就不是为群众服务,而是讲面子、有实惠。因此也谈不上政治思想素质的问题,他们工作作风简单粗暴,更感受不到法律的威慑力。再次,大部分村民文化素质低,缺乏民主意识、法制意识,不知道采取民主的方式、运用法律的武器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敢与权势去抗争。

四、涉农职务犯罪的预防对策

(一)完善监督机制。一是重点加强涉农专项资金管理,要加强对惠农资金的分类管理,从资金的性质、发放的数量、资金的流向都严格监督,以便加强对涉农资金的管理,减少职务犯罪。二要深化村务公开,加强民主管理。对村务实行决策、执行、监督分离制度,加强村干部之间的监督制约,对群众比较关心的热点问题,如征地补偿、惠民款项等重点项目及村里重大事务及时公示,让村民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管理,加强对村干部的民主监督。三进一步完善监督制约机制。强化项目实施单位和专项资金管理部门的科学分工和相互监督,明确权利和责任,让各工作环节之间,从制度上形成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机制,杜绝由一人完成多个工作环节的工作模式,从制度上让犯罪分子无空可钻,降低职务犯罪发生的机率,保证国家各项专项补贴资金健康运行,让农民切实得到实惠。

(二)构筑预防大格局,与本辖区纪检监察部门及本院的预防职务犯罪局建立联系机制,加强对涉农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组织领导;同时要与乡镇党委加强联系,全面落实和加强职务犯罪联合预防工作;还要与财政局、商务办等相关部门联系,加强对涉及农民切身利益如土地征用、惠民补贴等工作的管理和监督。通过以上多种渠道,构建起以检察机关为主导,联动各方、配合协作、齐抓共管、运转高效的社会化“预防”大格局。

(三)强化法制宣传与教育,要创新形式,把法制宣传贯穿于法制教育的全过程。在各类培训班上设置法制教育课程,深入浅出地进行法制教育。同时要用职务犯罪的典型案例警示人,加强预防专题、专案的宣传报道。通过“昨为座上客、今成阶下囚”等令人震撼的事实,使预防工作入脑入心,用预估犯罪成本的方法去分析因腐败而付出的沉重代价,增强党员干部抵御“各种不良诱惑和市场经济考验的主动性和自觉性.通过法制宣传与教育,不仅使党员干部的思想道德水平和守法意识明显提高,还要让广大人民群众知法、懂法,学会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旦合法权益被侵害,要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

(四)惩防并举,标本兼治。坚持“惩防并举,标本兼治”的原则,树立打击也是预防的意识,充分发挥检察机关的职能优势,加大对涉农职务犯罪的打击力度。找准涉农职务犯罪易发部位,突出重点,深入查办涉农职务犯罪案件,尤其对那些群众反映强烈,损害人民利益影响大、震动大的涉农案件要坚决查处,决不姑息。通过查办案件,警示教育干部,震慑犯罪,促进涉农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深入开展,切实保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顺利进行。